ᴵᵒᵛᵉ猪猪包

【俞亮时光】不晚,还来得及

*上篇迟来的忏悔 的后续

*HE线

———————(分割线)———————

0

  透明的身影站在窗前闭上眼睛祈祷着,祈祷着给予他一个弥补他错误的机会、祈求着心上人的原谅。


  一滴晶莹剔透液体似的东西顺着灵魂的脸颊滑落,鬼是没有眼泪的,只能燃烧自己的魂魄。


  突然,窗外的天空顿时闪过一道白光,刺激的人不得不闭上眼睛。


  等两个小朋友再次睁开眼时,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时“诶?前辈呢?”

1

  俞亮睁开眼,发现这哪里还是什么阁楼,这不是黑白问道里他的“专座”吗


  一道耀眼的光穿过玻璃大门,打在俞亮脸上,他顺着光的方向,抬眼望去。


  一个小小的、熟悉的身影站在光里,侧着身子回眸看向他。


  座位上的人红着眼眶,目不转睛的盯着回眸的身影,像是一不小心就会随时失去一般。


  那身影收回了目光,向前走去。


  俞亮猛地站起身,因为起的太快撞上了桌角,他就像感觉不到疼一般,冲出棋馆,疯了似的向头也不回快步向前的身影冲去。


  “等等!”


  “你……有什么事吗?”那人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向他。


  “我们一起下棋吧!”他紧紧抓住那人的手


  那一刻,他像是抓住了他的神明,仅属于他的神明。


  阳光普照,照亮了他的整个世界。


  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TBC

——————————————————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南北朝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译文:我终于觉悟到,过去坐错了的事已经不能改正,同时也意识到了,未来的事还可以挽救。


【俞亮时光】迟来的忏悔

*BE预警

*私设大结局最后的两个孩黄衣服的叫一时,白衬衫的叫瑜亮

———————(分割线)———————

  时光九段死了,享年25岁。


  “你们听说了吗,时光九段爷爷的那栋老房子邪门儿的很,经常有路过的人听见里面穿出呜咽声,还有不知道什么人在说什么,听不清。”


  “瑜亮,瑜亮,你好不好奇那栋老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著名的时光九段去世后,俞亮九段也相继去世,后来那房子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反正我是觉得这世界上没有鬼。”


  “我想知道真相,那我们就今晚天黑后一起去看看吧。”


  瑜亮点点头同意了。


  晚上,两人来到房子前,一时推了推门发现竟没锁,推门进去,屋内没开灯黑乎乎的,两人掏出准备好的手电筒,开始在屋内找线索。


  终于,在一张木桌上发现了一份死亡证明,上面写着:   死者:时光。

              死因:割破颈动脉失血过多。


  “我的天,所以时光九段是遇到什么事,才使用这种自杀方式,不想被抢救回来!”


  二人又继续寻找线索


  瑜亮发现在一个角落放着一个大纸箱,打开纸箱,最上面放着一封信,信封上写着:俞亮(收)


  “一时,这里有一封写给俞亮九段的信!”


  打开信封


  信的内容:

  俞亮: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死了,场面应该很精彩吧。我写这封信,就是想告诉你,无论如何,我都一直爱着你。我不是同性恋,只是恰好我爱的人和我是同一性别罢了……

          最后的最后,祝你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还有,我爱你,至死不渝。江湖,不再见了……

                                                              爱你的时光

                                                                         绝笔

  (新婚快乐的字迹有些模糊,旁边还有泪痕)

  “瑜亮,我们先整理一下信息:时光九段喜欢俞亮九段,但是俞亮九段要和别人结婚了,然后时光九段自杀,后来俞亮九段也去世了。”


  “卧槽!难道俞亮九段也喜欢时光九段?”


  箱子里还有一些奖杯,有的是时光的,有的是时光和俞亮一起获得的。


  最后,箱子里还有一块儿童电子手表,上面的数字已经停止了。


  突然,阁楼上传来呜咽声,一时吓的立刻抱紧了旁边的瑜亮。


  二人走上阁楼,看见一个透明的身影跪在一个古老的棋盘前,那棋盘上几乎全是红色的,像是血液一般。


  那透明身影听到脚步声转过头,一时和瑜亮发现那身影就是俞亮九段。


  “前辈,您是…俞亮九段吗?”瑜亮问


  “正是,你们来此所为何事?”


  “俞亮九段,我是瑜亮,我旁边这位是一时,我们是今年的新初段。我们听闻传言说这房子发生了奇怪的事,还可能与时光九段、俞亮九段有关所以就来看看,如果打扰到您,非常抱歉。”


  “无妨,我可以告诉你们真相。”

————————(回忆)————————

  北斗杯结束后,俞亮向时光表白,两人恋爱多年,最终在25岁那年告知双方长辈,但遭到了长辈们的反对,俞亮的父母甚至之间给俞亮定了一门亲事,时光和俞亮被迫分手。


  后来两人不再来往,还有舆论说他们王不见王。


  时光感觉回到了褚嬴离开的那段时光


  他坐在爷爷家的阁楼上,面对着那古老的棋盘,那棋盘真是干净,上面什么都没有。


  时光身边摆了一堆酒瓶


  “褚嬴,你过的好吗?我特别特别想你。当初,你离开时我颓废了半年,后来有个人走进了我的生活,他对我说:你还有我啊。我以为我重获光明了,渐渐的,因为有他的陪伴让我从失去你的痛苦中走出来,我们在一起了。但是现在他要结婚了,不是和我,我是不是要祝福他啊。我只是爱一个人我哪错了为什么和他在一起的人不可能是我呢,为什么啊……”他声音愈发沙哑,眼泪夺眶而出。


  “你们都骗我!说好了会永远陪在我身边!然后一个个都离开了!”


  时光砸碎了酒瓶,捡起碎片向颈侧划去。


  等俞亮他们赶来已经太晚了,天光大亮,小小的阁楼内,年轻的国手倒在酒瓶堆里,周围都是血迹,他至死都抱着那古老的棋盘,几缕阳光照在他因失血过多而苍白如雪的脸色,嘴角微微勾起,像是找到了他的光一样。

———————(回忆结束)———————

  “在他死后,我也割破了我的颈动脉,我感受着血液的流失,体会他承受过的痛苦……”


  “在他死后,我无时无刻不在忏悔,如果我不那么懦弱,如果我反对婚约,如果我把他保护的很好,如果我坚强的和他在一起,这一切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可是,没有如果……


  “因为我的懦弱,因为我的无能,是我害死了他,我的一生的挚爱……”


  透明的身影走到窗前,轻声说:“你若是听得到我的忏悔,就像现在这样,向我吹阵风也行啊。”


  风停了,人散了。


  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啊……


  那灵异房屋的真相不过是一个爱而不得、不得超生的灵魂在不断忏悔自己的懦弱无能罢了……



TBC








  


  

【求文】


  就是联动文都可以,谢谢

【光嬴】画卷

银色情人节特别篇

—————————————————————(分割线)

时光百无聊赖的走在大街上,放眼望去,大部分人都成双成对、有说有笑的



时光看着大街上的情侣,寻思着今天这是什么日子



掏出手机看了看日历,7月14日,银色情人节,爱侣互赠银制礼品的日子



时光眼神暗了下来,“情人节啊……”



“别人有的,你也要有,我可不敢怠慢了您这位千年大可爱”



想到这里,时光嘴角不禁扬起一抹笑意



时光进了一家饰品店,琳琅满目的饰品展示在时光眼前



时光看见一个银制手镯,褚嬴皮肤白皙,戴这手镯应该会很好看



但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他的心上人像是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这银制手镯,与他不搭



时光看了很多饰品都觉得不合适



突然他视野中出现了一只银簪,花纹不算复杂,却不失美感



时光想象了一下褚嬴戴上它的样子,完美的衬托了他那仙人之姿



就它了



时光付了钱,走出了店铺



天色渐晚,时光回到了他在褚嬴走后买的房子,那房子有一个大阳台



这房子是这个地方最适合赏月的房子,时光常常对着月亮思念他的心上人



天彻底黑了,时光趴在阳台的围栏上,静静的看着月亮,就像往常一样



“褚嬴啊,今天上银色情人节,我给你准备了礼物,还有我很想你……你回来看看我好不好”



不出所料,没有人回应



时光苦笑一声,拿起买的酒,仰头对瓶吹



突然时光感觉举着酒瓶的手被人握住,阻止了他的动作



那手骨节分明、皮肤白皙,甚是好看



“小光……”



时光猛地一震,酒瓶掉在地上,顿时四分五裂



时光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那手的主人



月光洒在那人侧脸,几根青丝被微风轻轻吹起,身着青衣,美的像画卷中的仙人



“小光,我回来了”



“褚嬴,你回来了?”



“小光!你别哭啊,褚嬴回来了!”




时光听了这话,疑惑的摸了摸脸,才发觉,原来已经泪流满面




“褚嬴,你等一下”



只见他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放着一只银簪



“褚嬴,我心悦你”



褚嬴沉默,周围一片安静



时光开始有些慌了,借着酒精的作用,竟直接说了出来,如果褚嬴无法接受,他不知道褚嬴会不会再离开他



当时光沉浸在慌乱中,突然一个柔软的东西轻轻贴上了他的唇,他猛地抬眼望去,褚嬴的脸近在咫尺,甚至可以看清他的每一根睫毛



褚嬴用行动回答了他



褚嬴慢慢移开,耳朵通红



时光还愣在原地



“小光,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褚嬴发誓!”



说着就竖起三根手指,正要往下说,时光捂住了他的嘴




“行了,我知道啦”



“那拉勾”



两人小拇指勾在一起,大拇指贴在一起



两人相视一笑,并肩赏月



月下的两人,补全了那幅画



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也有了他的小业障



end

画的不好哈(可以帮我提提意见哈)

【城翊】儿童节特别篇

小情侣已经同居

————————————————————————————

  杜城和沈翊他们结了个案子后得到几天假期。

  六一这天,“小画家,咱们走吧”


沈翊一脸疑惑“要去哪?是有案子吗?”


“带你去过六一啊”


“我都多大了,过儿童节?”


“你永远是我的小朋友”


  沈翊白皙的脸颊和耳尖都染上了一丝红晕。


  杜城轻轻在沈翊嘴角是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

  


  游乐园里,沈翊在前面拉着杜城跑,寻找有意思的游乐项目。


  杜城和沈翊相处了一段时间,慢慢认识到七年前不是沈翊的错,沈翊这七年一直都在赎不属于自己的罪,他为了弥补沈翊,简直把沈翊宠上了天,因此,现在沈翊身上有了七年前那个桀骜不驯的天才画家的影子。


  他们走到了一个射击游戏的位置,杜城指了指奖品,用充满信心的语气问“小朋友,你想要哪个?”


  “杜城哥哥,我想要那个,但是我想自己试试”沈翊指着一个超大号的大白熊撒娇。


  杜城现在嘴角已经与太阳并肩了,如果他有尾巴,肯定都摇上天了。


  沈翊试了几次都是九环,一直没打到十环。


  杜城从沈翊后面,整个人环住沈翊,手托着沈翊握枪的手,脸贴着沈翊耳旁,呼吸一下一下的打在沈翊耳朵上,沈翊整个耳朵都红了,感觉心跳好像漏了一拍,心跳好像随着杜城呼吸的频率在跳动。


  十环!胜利的音乐响起,杜城拿起大白熊,递给沈翊,小情侣周围好像冒着粉红泡泡,而老板还在思考人生。


  杜城抱着熊拉着沈翊走到了一个小卖部前,给沈翊买了一个比脸还大的棒棒糖,两人走在路上,看到的小朋友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还有一个小朋友口水滴到了地上。


  沈翊舔了一下棒棒糖,杜城低下头在沈翊舔的位置的对面舔了一下,沈翊感觉脸上好像开始冒热气了。


  突然,杜城一手握住沈翊拿棒棒糖的手,另一只手抚上沈翊的后颈压向自己,而棒棒糖正好挡住了其他游客的目光,杜城熟练的撬开沈翊的门齿,更深入的探索……


  良久,杜城终于松开了沈翊,两人口中拉出了银丝,杜城一脸坏笑“这棒棒糖买对了,真甜!”沈翊自己都数不清今天被弄得脸红了多少次。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杜城和沈翊坐上了摩天轮,两人面对面坐着,当摩天轮快要到达最高点时,杜城认真的对沈翊说:“沈翊,你是我的底牌,我爱你。”沈翊答到:“枪是保护我的最后一步,而你是保护我的第一步,杜城,我也爱你。”


  摩天轮到达了最高点,一对爱人吻在了一起。


  传说,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如果与恋人亲吻,就会永远在一起。







【坚杰】儿童节特别篇

小情侣已经在一起了

————————————————————————————

  罗坚难得放几天假,就觉定在六一这天带他的庄文杰小朋友出去过过节。

  罗坚把车停在庄文杰楼下,不一会儿庄文杰就从楼上下来了。

“罗队,你要带我去哪啊?”

“今天不是六一儿童节吗,带我的小朋友去过节啊”

“我都上大学了,还过儿童节啊”

“你永远都是我的小朋友”

  庄文杰被罗坚突然的这一句弄得面红耳赤。罗坚笑了笑在庄文杰嘴角上轻轻啄了一下。

  两人到了游乐园,看到了一个射击游戏,罗坚看了看各个等级的奖品,“小朋友,想要哪个?”

  对庄文杰来说,罗坚就是照进他黑暗生命中照进的一束光,照亮了他的整个世界。从前那个浑身是刺,把柔软的肚皮藏在最隐蔽的地方的小刺猬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值得他信任,可以把肚皮亮出来让那人抚摸,他恢复了他那个年纪本该有的童真。

  庄文杰指了指最大的大白熊,是十环的奖品,“我要那个,我要自己试试”

  庄文杰拿起枪,瞄准,七环。庄文杰又试了几次,还是没打到十环。

  罗坚从庄文杰背后,握住庄文杰拿枪的手,“左脚在前,右脚在后,肩膀放松,身体前倾”,十环!

  庄文杰抱着大白熊,对着罗坚露出灿烂的笑容,“谢谢警察叔叔!”罗坚笑容戛然而止,“现在在外面,回家再和你算账”,庄文杰也现在笑不出来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罗坚庄文杰坐上了摩天轮,两人面对面坐着,再快要达到最高处时,“文杰,我说过,如果你选择光,我会陪着你,就绝不会食言。”

  摩天轮到了最高处,两人吻在了一起。

  传说,但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如果与恋人亲吻,就会永远在一起。

  两人回到了家,洗漱完后,罗坚打横抱起庄文杰,“今天白天,某个小朋友说了某些话,现在该清算了”

  小朋友犯了错是要收到惩罚的。

————————————————————————————

一小段彩蛋

“罗队,我错了罗队,罗坚!你混蛋!”

  

  “砰”的一声,没有人知道劫匪手里有枪,沈翊本以为会迎来剧烈的疼痛,但却被一个温暖而有力的人拥入怀里。劫匪被拷上了手铐,刚刚紧紧护住沈翊的人慢慢的滑了下去,沈翊让杜城靠在自己身上,手拼命堵住血洞,不让血涌出来滚烫的鲜血从指缝溢出,怎么也止不住。杜城用尽力气抬起手,抚上爱人的脸庞,替他擦去涌出的泪水,轻轻的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保护你了,我的小画家。”杜城想努力挤出一个微笑但是没能成功,他发现他越来越难操控自己的身体了,全身像灌了铅一般,他最后努力抬起头,在爱人的唇上落下轻轻一吻,眼皮越来越沉,怎么也睁不大,沈翊像发了疯似的大吼:“救护车!快叫救护车!”又对杜城说:“杜城,不能睡,我求你了,我求你了杜城!救护车马上就到了,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等你养好了伤,我们就回家。”杜城努力睁开双眼,可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守在抢救室外,看着时钟的秒针,感受着时间的流逝。

  终于,医生出来了,医生摇了摇头,医生离开后,杜城盖着白布被人推出来,经过沈翊身边时,沈翊没有感到悲伤,他在想,几个小时前还在自己办公室偷吃糖果,想要大展身手证明自己画功不差期待得到爱人夸赞的大狗狗、大活人,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沈翊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迷迷糊糊的回了局里,让其他人都出去,想和杜城单独待一会,沈翊看着躺在自己眼前面色惨白的爱人,用手轻抚他的脸颊,低下头用自己的嘴唇附上爱人的嘴唇,冷极了,让人感觉不到生命。

  过了几天,沈翊看起来恢复了平静,和平时一样,对待别人会露出礼貌的微笑。

  画室里,沈翊凭记忆一遍又一遍描绘着爱人的模样,栩栩如生。墙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杜城,喜怒哀乐,从小到大,还有变老的杜城。

  这天,从来没有迟到过的沈翊,迟到了。

  沈翊站在那个熟悉的烂尾楼上吹着海风,他说:“杜城,有你的地方才是家,我来找你了。”沈翊从烂尾楼上一跃而下,没有一丝犹豫。他的鼻腔里充斥着海水。

  杜城蹲在奈何桥旁,他本以为会等上百年等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却没想到等来的是一位满头青丝的少年,杜城愣住了,沈翊向他冲过去,冲进他的怀里对他说:“杜城,有你的地方才是家,,说好一起回家的,可不许反悔!”杜城笑着说:“绝不反悔!我们回家吧,我的小画家。”



全文完